当前位置: 首页 > 县长信箱 > 信件查看
 
危房的改建与拆迁求助

尊敬的县长先生:

您好!

    我是城关镇城西村村民张杜梅之子毛国光,受母亲嘱托特向您写这封求助信。

    我家位于大仙山观音庙门口。20多年来,年过60的老母亲依靠庙门前的小店子供我与妹妹读书和生活。经历3、40年风雨的房子现已成危房,正遇房屋拆迁。我们十分配合和支持政府的工作,去年我妻子曾为商谈拆迁问题,从深圳赶回来,但相关部门态度十分强硬,并没有商量余地。妻子商谈未果后,妹妹主动放下学业,马上从北京赶回来一起和拆迁部门工作人员商谈相关问题,希望尽早谈妥签字,但商谈并没有任何进展,相关部门对我妹妹提出特殊情况特殊考虑的想法均避而不谈,只问签字与否,不签就拒谈。最后妹妹只能黯然返回,商谈此后一直搁置至今。

我冒昧向您写求助信主要有以下2个目的:

1.希望政府可以按照政策对危房中的老母亲提供包括补贴救助在内的改建救助。

2.虽然我们对政府工作表示极大支持和配合,但由于之前商谈的不愉快,现在我们对政府拆迁工作有点迷茫,希望您在了解情况后,能协调相关部门对我们这样的危房住户进行特事特办,放宽限制,能让我住在危房的老母亲平心应对拆迁。当然,我一直很相信咱们政府的能力,也看到了咱们县城的日益辉煌,也相信只要您们足够了解情况,一定会做出最为百姓着想,最人性化的安排。

     为方便您了解具体情况,下面我将我家的住房、经济情况和拆迁工作分歧向您进行一个简单介绍:

一、住房情况

    我家住房是三、四十年前多次扩建的平房,由于当时经济十分困难,房屋没有规划,建筑粗烂,材料七拼八凑,几十年使用损毁严重,摇摇欲坠。(本附有房屋损毁失修图片,可能显示不了,但我不知如何正确发给您)虽然我和妻子希望母亲可跟随我们到外地居住,而老人因生活习惯性和适应性问题,尤其是在外地言语不通,并不愿意外出,只希望能居住于一直生活的平江破旧老屋中(曾多次劝说从未成功,考虑到老人幸福指数,只能依她),但每次下雨她都担惊受怕,尤其是邻居家危房倒塌后,我母亲经常整夜睡不着觉,甚至有一次还因此深夜发病送往医院。(我曾在买房前想趁经济稍微宽裕时候为母亲把房子修补改建一番,但遭到相关部门叫停,作为一个小老百姓,在政府政策下,也只能作罢。)

二、经济情况

我母亲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前几年家人拼凑几万为母亲缴纳一分养老保险,现母亲依靠可怜的养老金和开个小店子生活。

妹妹,还在上学,学校补助和奖学金只够维持她自己的生活。

妻子,因身体原因未有正式职业,经济尚不能自保。

我,在长沙打工,标准的房奴。年近40,房贷在身,也正待生育,经济压力十分大。

三、拆迁分歧

首先,我们家人一直十分支持和配合政府拆迁工作,妹妹也曾抱着早日谈妥签字的态度,放下学业从北京赶回和政府工作人员商谈。

但是,对于拆迁补偿的结果我们不是很能理解,也不太能接受。按照拆迁工作人员的计算方法(加上各种奖励),我们最后到手用于重建房屋的补偿金仅8万元。这样的补偿金,以现在的物价水平,我想就是建个120平米的工棚都不够,更不要说是重建平房或改建楼房。习近平主席在党代会上曾说,要关心困难群众,政府以后的工作将转移到均衡发展上面来。之所以有这样的处理,我想应该是政府还不够了解我们的情况,所以还没来得及实施吧?这也是我今天想向您介绍一下我家情况的原因之一了。

其次,俗话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我母亲在山腰开小店二十余年,已经对这个事业产生的深深的感情,她现在开店,不仅仅是为了赚点生活费减轻我们的负担,也是为了让生活更加充实。所以我们希望母亲以后可以有一个小铺面可以打发余生时间,同时补贴生活费。毕竟拆迁过后母亲将失去附近的菜地,生活将更加艰难。

 

在拆迁补偿方面,我们为配合政府的拆迁工作也曾仔细阅读县政府相关的拆迁政策文件,但是在政策文件上我们也和拆迁工作人员发生了很大分歧,有诸多疑问:

A、收取宅基地成本

   拆迁工作人员要求对新建宅基地收取650/平方米成本费用。

我们阅读到《平江县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办法》第三十八条 采取宅基地迁建安置的,按下列规定办理:

(一)宅基地由规划、国土资源部门按有关规定审批,有关手续原则上由征拆工作具体实施单位承办。土地报批及宅基地“三通一平”等费用列入项目征拆成本。

我们认为:第三十八条 明确指出宅基地成本是征拆成本即由征拆方支付,而不是由被征拆方支付

对于拆迁人员认为我们理解有错误,一个公开政策法规文件我们只能按字面理解,而且如果不能按政策文本执行,是否可以怀疑该文件的公正性和权威性?

 

B、两户安置是否分开

根据《 平江县县城规划区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补充规定》

第四条 县城规划区集体土地征收涉及房屋拆迁补偿安置的,以符合安置条件的家庭人口为单位核算安置,以户为单位结算,安置对象按下列情况确定:...

第五条

宅基地安置

5、子女已单独立户的,父母及祖父母不单独立户安置,随子女居住;未达婚龄子女随父母居住不单独立户;...

我家四口人。妻子户口留于原籍;因国家政策的没有衔接上,我的户口入大学时根据要求迁往大学所在地,但国家又因政策变化未安排工作,户口一直挂在人才中心,我妹妹早已独立立户。我们要求母亲和妹妹独立安置。然而拆迁人员漠视具有法律依据的户口簿。提出所谓的户是自然分户和伦理分户,当时我们曾提出疑问:“如果这样的话,是不是所有同一姓氏的人都应该分在一个户中呢?”,而且宅基地安置有伦理限制,但是货币安置并没有任何限制,为什么不能给一户货币安置?拆迁人员当时虽哑口无言,却依旧只是将我们的意见直接过滤。

 

C、拆迁后宅基地的损失

 我们迁建后宅基地小于现有的宅基地,对于如何进行这部分的补偿问题,不管是拆迁文件还是拆迁人员都只字未提。

 

D、宅基地位置

对于相关部门给的拆迁分配宅基地对的地理位置,我们也表示不太理解。我家本有开了20多年的铺面,但拆迁后的安置位置却不在公路沿线,给予的解释是铺面不够,我相信您一定来过界山庙,我不敢肯定您知不知道我家有铺面(当然,您如果有疑问,可以实地调查,我们也会因为您特别敬业而更加敬佩您),但您一定知道界山庙底有多少家常年营业的店面。而曾经我们也就地理位置安排不合理这个问题提出过疑问,但有关部门同样表示没商量。我母亲知道这个事情后,经常因为此事焦虑,更加害怕拆迁。母亲本是一个曾经天天问何时拆迁的老太太,就这样,想着拆迁后将一无所有,生活更加困苦,晚年将更加空虚,现在看到拆迁相关人员就心生畏惧。

在此,我再次恳请政府能在全面了解我们的家庭情况后,给予我母亲相应救助,对于我们这样的困难家庭能给予拆迁宽待政策,给予更合适的安排。

 

此致

敬礼!

求助人:毛国光

                                         2018.03.15

 

 

 

 

 

 

 

 

 

 

 

 

 

 

 

 

 

 

 

 

 

 

附房屋照片:

由于邻居房屋倒塌另建,历经40多年土墙遭雨淋、风化、及移位。

 

 

被雨水冲刷的承重主墙。

 

 

因变形无法再安装玻璃的窗户

 

即将崩溃的承重主墙

 

 

 

 

 

 

质量低劣和多次改动屋顶结构

 

早已不能活动的木门

 

多年不曾更换的屋顶布料

 

 

20多年不曾更换的即将崩溃的水泥瓦

 

 

 

 

 

 

 

 

 

 

 

 

 

多年失修的屋顶

 

 

 

 

 

曾被车辆撞击的土墙面。

 

 

 

 

写信人:毛国光
写信时间:2018-03-16 15:36:54
信件回复:

转办《城关镇城西村毛国光关于危房改建与房屋征收》的信访回复

 

2018年3月30日,我办接市长信箱转办《城关镇城西村毛国光关于危房改建与房屋征收》的信访件,受理该信访事项后,我办领导高度重视,迅速组织专人与城关镇、月池塘社区人员调查处理,现就调查处理情况回复如下:

一、信访人情况及诉求

信访人毛国光,男,长沙市户口,学校毕业后就业于长沙市。信访人母亲,张杜梅,城关镇月池塘社区居民,身份证号:430626195209110024;信访人妻子余茂,长沙市户口;信访人妹妹城关镇月池塘居民,身份证号:430626198912230021.北京某校在读博士生。     

信访人毛国光通过市长信箱反映:

1、希望政府可以按照政策对希望中的老母亲提供包括补贴救助在内的改建求助。

2、希望相关部门对该户特事特办,放宽限制能让老母亲平心应对拆迁。

二、调查情况

1、3月30日下午,县征收办汇同城关镇、月池塘社区人员走访信访人。因信访人在就业长沙,电话告知信仿人后,信访人电话答复,相关事宜请工作人员与其母亲交谈。接触其母亲后,其亲表示身体不好不能讲话,要去看病,不久便去看病。

2、毛国光房屋位于大仙山公园征收红线范围,土地报批、用途、建设规划等工作都己完成。

3、毛国光房屋现由其母张杜梅一人居住,临路房屋改为营业场所经营香烛,火纸等用品。

4、城关镇、月池塘社区工作人员曾前后30余次与信访人家庭成员商议房屋征收事宜,县征办业务人员也先后5次与信访人家庭成员当面解释征收政策。信访人本人于2015年与镇村工作人员接触,其后并未亲自与工作人员见面,商议征收事宜。

5、毛国光房屋征收补偿情况:毛国光房屋为集体土地性质房屋,现在建筑面积168.6平方米,其中砖木结构房屋88.48平方米,土木结构房屋62.04平方米,砖木棚18.28平方米。认定营业性面积49.6平方米。根据(平政办发[2015]8号)《平江县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办法》标准核算,该户房屋征收补偿金额为206109元。

6、毛国光房屋征收安置情况:根据规划,城关镇与社会人员多次告之,房屋征收后,该户要求进行宅基地还建安置,安置其宅基地面积120平方米,安置宅基地位于大仙山安置区一线范围。

三、处理建议

(一)对信访人房屋根据(湘政函[2014]113号)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岳阳市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批复县人民政府制订(平政办发[2015]8号)《平江县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办法》标准实施安置补偿。

(二)根据(湘政函[2014]113号)湖南省人民政府关于《岳阳市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办法》的批复县人民政府制订(平政办发[2017]159)《平江县集体土地征收与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实施办法补充规定》第三条宅基地安置第二款“安置区宅基地的分配,严格执行村民一户只能拥有一处基地的法律规定,拆除一户一栋或一户多栋房屋都只予安置一处宅基地”的规定对该户在大仙山安置区安置1宗宅基地,面积120平方米。根据第三条宅基地安置第三款“符合安置条件的家庭人口人均住宅建筑占地面积不超30平方米的,宅基地成本按每平方米650元计算”收取宅基地安置成本78000元。

(三)对于信访人要求母亲和妹妹独立安置和信访人妹妹及妻子分别要求按长沙和北京征收补偿标准进行征收的要求没有政策依据。

(四)因该户房屋位于大仙山公园建设项目红线范围,土地征收等相关工作都己完成,对于信访人提出的改建与规划不符,只能进入大仙山安置区重建或货币补偿安置。

(五)因项目建设要求,土地征收工作己完成,该户拆迁己影响该项目进度,建议对该户由工作人员尽量做好思想疏导工作,协议征拆房屋、和谐征收。同时,按土地依法征收程序,启动限期腾地工作。

 

 

 

 

 

 

 

平江县土地房屋征收管理办公室             

2018年3月30日

回信时间:2018-03-30 17:21:45
满意度: 基本满意
信件回复 满意度调查 查看满意度调查汇总 >>

回复内容评价:

(非常满意)

回复速度评价:

(非常满意)